女装网欢迎您:请登录|免费注册

女装网

夕紫荷女装 丹诗格尔女装 欧麦娅
当前位置:首页原创 正文

“动批”这个“地名”渐渐消逝

2017-10-17 13:30:03 作者:guanliyuan 来源:网络整理 www.nzw.cn

动批”这个北京人熟悉的“地名”,是北京二环西北角的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
  • 100%调换货
  • 明星代言

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

  与“平静”的保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躁动”的商户。他们在做最后的搬迁,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感慨与怀旧。商户们将“忙碌”的身影维持到了最后一刻,打包、搬货、清场的过程伴随着汗水与嘈杂声。

  10月6日下午6点,“动批”(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规模最大的市场世纪天乐国际服装市场(以下简称“世纪天乐”)正式闭市。

  记者在现场留意到,当天上午11点左右,几个组的保安都已经做好了清场准备,有序的站在路边,拿着提示商户顾客禁止入内的牌子。上午12点,是世纪天乐商户、顾客能进入的该市场的最后截止时间。

  车梅将自己在“动批”的所有物品都打包扔进了一辆大众车里。东西太多,后备箱盖不上,旁边又响起了每次装/卸货时保安的催促声,于是她就让后备箱盖敞着,迅速启动车辆。

  在开走的那一刻,车梅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世纪天乐市场。她在这里奋斗了15年,这是一个承载她青春回忆的地方。

  与很多商户一样,车梅拿到了一笔搬迁补偿金,但她并不打算离开北京,而是在“动批”搬迁消息传出时就开始逐渐转型做电商。去年,电商收入就已经超过了她在“动批”市场的收入。

  “‘动批’在城区中心位置,经常造成交通拥堵,各种私搭乱建存在各种隐患和问题,所以搬迁是必须的。在解决拥堵等问题的同时,也可以提升商业价值促进产业升级。”6日,北京市西城区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指出。

  消逝的“动批”

  “动批”这个北京人熟悉的“地名”,是北京二环西北角的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这里是北方最大的服装批发商圈,主要服装批发市场包括金开利德、世纪天乐、东鼎、聚龙、天和白马、众合、天皓成等。随着各个市场的搬迁,“动批”将逐渐成为“历史名词”。

  “动批”也是一代人的记忆,包括车梅这样的商户,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批发零售商、北京当地人等。此次关闭的世纪天乐市场,从2005年8月开业,至今已经营12年。摊位数3200余个,从业人员9700人,是“动批”中面积最大、商户最多的市场。

  最热闹时,“动批”年营业额达到两百多亿元,日均客流量超过10万人次。而如今的“动批”市场日均人流量不到1万人,加上自2014年北京市执行《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目录》以来,“动批”市场内商户两年多保持“零增长”。

  “以前,每天凌晨从全国各地来进货的车都会在这排着,准备进场。我们雇人卸货然后挑选好的款式摆出,早上5-6点开始等着批发商拿货,下午3-4点我差不多就撤了。”车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做了数字手势。她有点犯困,以往她都会在临近中午这个点就打个盹,因为早上起得太早。

  10多年前,当车梅第一次到“动批”的时候,她就被这的人流吸引,她喜欢这样的热闹。她是浙江人,家里就有亲戚开服装厂,不愁货源,于是她租了摊位开始干,既当老板,又当导购。那年她还不到20岁:拿出单子写下货号、单价和数量,手指飞快地在计算器上摁出总价,批发商交钱拿货……

  上午9-10点后,大客户基本都已结束进货,很多顾客都是“零售”、“补货”的,其中还有来自人大、北大等附近的大学生。车梅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她把衣服都标记上价格,跟其他商户一样不讲价。

  “动批”不仅让车梅恋恋不舍,刘可同样为它驻足。在得知世纪天乐要关闭后,10月6日上午刘可特意开车拐过来,因为“动批”旁边停车紧张,她只好将车停在邻近世纪天乐的三里河路上,而且停车费并不便宜。

  “上大学时,我们几个同学会经常一起在这买衣服,有的款式好看而且很便宜,就看你会不会淘。”刘可说,她们总结出经验,买衣服的时候要装成小店进货的,不说“买衣服”而是说“拿货”,再拿个大黑塑料袋在手上,导购开价都会便宜些。在“零售”阶段,很多衣服都是之前买家挑完剩下来的,要仔细挑选防止有“残次品”。

  相对于北京王府井、西单、三里屯等走高端路线的商圈,“动批”以便宜著称。虽然因为主打批发兼营零售,这里不能试衣服、没有精美包装,店主也往往没有时间跟顾客客套,但是淘到便宜好货的乐趣不仅吸引全国各地的批发商,也吸引了众多散客,早年间甚至有“没去过‘动批’,不算北京人”的说法。

  “我有一件5块钱的长衫,上面还有刺绣的,现在还在穿,你能想象一件衣服就5块钱?5块钱能买什么?”刘可说起来有点小激动,语气更多的是带着一点点骄傲。

  漫漫搬迁路

  刘可停车的那条路离“动批”世纪天乐只有500米。路上的保安说,这里什么时候车都停得满满的,从凌晨3-4点开始,陆续就有全国各地的货车到来,周边道路严重拥堵。倘若坐地铁,每逢五一、十一等高峰时期,地铁四号线的动物园站又常常因为人太多而甩站不停车。

  “每天早上上班开车走这条路都是噩梦。”毗邻“动批”市场的一名北京天文馆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有时候天文馆正常的活动都会受到影响,希望这些批发市场能尽快搬迁。

  北二环的“动批”市场,位于西直门附近,铁路交通、地铁交通、公共交通枢纽都聚集在一起,每天人流量数十万。平时查看实时路况地图时,这一片几乎每天都是拥堵的红色。

  这样的状况也让北京市的领导们焦心。

  在2013年初西城区两会上,时任区委书记王宁表示,动物园地区有2万多个服装批发商,每年给西城经济带来效益约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交通、环境等管理费用超过1亿元。

  核心市区人口过于稠密,造成严重的城市病,交通、住房、上学、就医、资源和环境都难以承受巨量人口带来的挑战。“东西城区政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疏解了10多万本地户籍人口,又被外来的20万人口填充了,区里上交市里的报告显示,相关从业的外来人口有37万。”北京市人大代表王维平表示。

  而另一组可供对比的数据来自中关村西城园,园区内平均每平方公里可产生160亿元的财富。相比每年只给西城区经济带来约6000万元效益的“动批”,产业升级可带来商业价值的整体提升。

  2013年12月举行的北京市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上,时任市委书记郭金龙表示,人口无序过快增长、大气污染、交通拥堵、部分地区环境脏乱、违法建设等问题,已严重影响到北京的可持续发展和城市形象,“必须痛下决心进行治理”,“继续淘汰高耗能企业、一般加工业企业和服装、建材、小商品等批发市场”。

  2014年,动物园批发市场宣布将搬迁。在这一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概念也被提出。

  不过,整个动物园批发商圈十几个批发市场有一万多家商户,并且产权复杂,业主单位众多,要搬迁也并非易事。刚刚关闭的世纪天乐批发市场,在其外墙上仍可以看到一些鼓励商户搬迁的条幅:“疏堵方案不变”、“早签约早放心”。

  据了解,世纪天乐商户退市也有很多鼓励措施:此次退市奖励期为6天(9月15日至20日),合同签约人在20日晚6点时签约合同终止协议并在约定日期内清空所有商铺、签署《场地(商铺)清空交付确认书》、提供并办理退款流程所需全部资料及手续的,市场按照签订的经营权合同给予每份合同每人6万元奖励,退还截至9月30日未使用年限的经营权费,租金收取截至今年6月30日,退还已支付的此后租金等。

  北京市西城区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动批”市场产权分散,涉及公交集团、公联公司、建筑大学、矿冶总院和天恒置业等诸多市属国企和中央单位,而这些业主大多又将市场经营权层层转包,催生大量的“二房东”、“三房东”,导致疏解工作繁琐复杂。

  另一方面,因为“动批”市场很多商铺买断了20年的经营权,有的业主要价较高,若完全满足政府疏解任务补偿金根本无法承受,但政府又不能强制搬迁,只能反复做工作,并提供各种搬迁服务。

  商户新征程

  西城区政府不断为“动批”疏解牵线搭桥,带领商户在石家庄、天津市西青区、廊坊市永清县、保定白沟、沧州等多地考察选址,部分商户逐渐开始进行搬迁。

  2014年6月28日,天津卓尔电商城举行“商户进驻签约仪式”。来自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批发市场、百荣世贸城,以及天津大胡同、永濠兴业等地的3000老商户纷纷签约进驻天津卓尔电商城,拉开了北京各大批发市场商户外迁的序幕。

  北京“动批”市场也陆续关闭。2015年1月11日,天皓成市场成功闭市,成为北展地区第一个实现整体撤市的市场。目前,天皓成市场已变身为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引入的企业包括天津股权交易所北京营运中心、中能建集团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现在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北京艾肯拓科技有限公司等。

  一位已经落户天津卓尔电商城的商户何琳琳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为了动员商户搬迁到天津,天津市西青区与北京市西城区给出了很多承诺,如搭建工商、税务、子女入学等绿色通道等。“我们当时第一批签的还享受了签10年免3年租金和1年物业费的优惠。”

  “北京寸土寸金,人力成本、租金成本每年都在提升,而且还受电商冲击,我们利润下降得厉害,在政府下令搬迁之前,我们就在考虑过搬到北京五环以外的地区或是天津和河北。”何琳琳在政府做出一定补偿承诺后,迅速进行了搬迁。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何琳琳一样选择搬迁外地。10月6日,正在往外搬东西的杨军淘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己客户基本上都在北京,搬迁到河北或天津去,需要重新开拓市场,而且受到电商冲击很大,服装生意早已不赚钱。“趁着这次搬迁,我和朋友在簋街盘了一家饭店,转行。”

  车梅未来的10年,则将在电商海洋中延续她与“动批”的故事。

  熟悉了服装行业的车梅也没有选择去河北或天津,而是彻底干起了电商。经过几年的摸索,她在电商上也是做得风生水起。“‘动批20年’,其实是一种老的经营模式,就算不搬迁,也要跟电商一起做,不然被电商挤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车梅、刘可、何琳琳等人物都是化名)

本文版权所属女装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nzw.cn/2017/1017/285444.html

本文关键词: 地名

  • $r[brand]
  • $r[brand]
  • $r[brand]
  • $r[brand]
  • $r[brand]
  • $r[brand]
  • $r[brand]
  • $r[brand]
  • $r[brand]
  • $r[brand]
千百惠 衣伴沁香 嗯莉娜 夏娜 YOLSO依然秀 太平鸟 零时尚 蜜西娅 蓝情 戴莉格琳 zimmur 爱城市 邻家女孩 幸运四叶草 纪梵希 桑索 一冉 江南人家 衣佰芬 允硕 百诗雅兰 迪赛尼斯 村上春 乔品 Christian Dior 歌瑞丝芬 乔帛 纷丽 纳索科技 容悦 薇娃惟斯 G+BG 讴歌德 木子衣芭 奥薇纳 衣衫衣饰 纽方 浪漫一身 丽芮 贝琪 法路易娜 索菲雅 爱美斯 木帛 西子丝典 JUST MODE 古缇裔娜 艾丽哲 R&D 卓影